首页 >>
Arcade与Stadia:游戏行业的未来站在谁一边?
发布时间:2019-09-19 11:40:33 来源:瑞博娱乐-瑞博国际点击:9

  苹果与谷歌两家科技巨头在一周内相继宣布推出游戏订阅服务,引发了游戏行业的广泛关注。

  当然,谷歌Google Stadia和苹果Apple Arcade之间有很多不同之处。但是与任何订阅模式一样,两者的核心业务主张都是为用户提供机会,让他们获得比经常性月度成本定价更多的价值。

  定价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因素,通常取决于所提供或捆绑的特定服务或内容的单位价值。然而,当涉及到大众市场的消费媒体订阅时,最理想的价位一般分两种:每月9.99美元,或者一年99.99美元。

  这并不是说苹果或谷歌的起步价不会比EA Origin Premium(每月14.99美元或每年99.99美元)或PlayStation Now(每月19.99美元或每年99.99美元)等类似的游戏服务更高。正如Netflix的调查发现那样,与其努力提高现有订阅服务的价格,不如“高起低走”:先定高价,再在此价位上打折或重新捆绑销售。

  无论如何,对于任何订阅服务来说,价格是推动其关键性能指标的杠杆,价格在整个目标市场定位中具有决定性地位。

  公司和股东一般需要考虑订阅的规模和视觉效果。苹果游戏订阅平台Apple Arcade与谷歌云游戏平台Google Stadia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,二者都更加注重多平台的一致体验和无缝衔接,并将与传统的游戏行业巨头微软、索尼以及任天堂展开正面竞争。

  苹果正式进军游戏行业

  在苹果应用商店(App Store)上,尽管游戏类应用对其1200亿美元开发者总收入贡献最大,但苹果公司向来对于游戏创收并不感冒。相反,苹果应用商店持续进行革新,增加更多的内容管理,突出付费游戏的质量和价值。直到免费游戏的商业模式占据主导地位之后,苹果公司才开始转变态度,积极进军游戏战场。

  

  不过Apple Arcade服务更像是苹果自上而下地在其应用商店上强制推出游戏,而不是为了迎合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。

  大多数手机玩家似乎都非常喜欢玩《糖果粉碎传奇》(Candy Crush Saga)、《荒野乱斗》(Brawl Stars)和《精灵宝可梦GO》(Pokemon Go)等游戏,而对那些铺天盖地的应用内购买和广告则未加关注。

  Apple Arcade承诺,未来将上架100多款独家特色游戏。但即便Apple Arcade平台推出英国设计工作室Ustwo、乐高以及业界著名制作人威尔·怀特(Will Wright)开发制作的手机游戏,该平台也不太可能引起广泛的关注,甚至在评论家看好的儿童和家庭用户中,它也不会掀起多大的波澜。至于《Sonic Racing》和《Frogger in Toy Town》等游戏,更是不值一提。

  毫无疑问,苹果推出的Apple Arcade游戏订阅服务将支持iPhone手机、mac电脑和客厅游戏订阅服务。但游戏开发者首先要确保该服务提供的内容能够说服玩家订阅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都是全新的独家游戏,“目前,在任何其他移动平台或任何其他订阅服务上都没有上架”。

  通过这项服务,苹果用户可以在苹果电视、Mac电脑或iPad上畅玩大型高端PC游戏和主机游戏,同时也可以跳过广告或应用内购买(IAPs)玩小型手机游戏。登陆Apple Arcade游戏库,订阅者可以畅玩价格高达50美元的游戏,这也将使Apple Arcade的商业价值更加强大。

  如果Apple Arcade能加入几款“热门游戏”,就足以称得上是“物有所值”了。不过,如果采用这种模式,开发者可能要舍弃部分利益,减少部分PC端和主机游戏的销量。

  想法很丰满,但市场定位有偏差?

  目前还不清楚Apple Arcade是否会吸引手机游戏玩家。事实证明,即便是在苹果设备上,他们也非常反对在游戏上浪费金钱。

  

  在现实世界中,“付费游戏往往受到玩家的广泛好评与喜爱。但与免费游戏相比,它们的竞争优势不大,甚至步履维艰。因此,即使是最好的付费游戏也只能吸引到较少的用户,”苹果公司在一份新闻稿中评论说。

  “Apple Arcade采用包月的形式,让10亿多订阅用户可以在AppStore中无限制地下载原本需要付费的精选游戏。”

  毫无疑问,USTWO公司开发制作的解谜类手机游戏《纪念碑谷》(MonumentValley)是近年来最受欢迎的付费手机游戏,但其终身收入仅为2500万美元。与之相比,一些免费手机游戏单月收入就能达到这个数字。

  问题在于“包月付费”。与一次性支付5美元相比,如果要每年都拿出100美元的订阅费,大多数人往往会再三考虑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
  大体来讲,订阅服务更适用于某些媒体,但它能否将游戏和非核心游戏受众联系起来尚未可知。

  不过对于苹果来说,它非常清楚该如何改变用户的这一决策:它可以降低价格,每个月都上架吸引眼球的全新游戏。同时,Apple Arcade还可以定期推出一些评分较高的PC和主机游戏。通过这些举措,在购买《纪念碑谷》游戏的500万用户中,将有很大一部分人可能会进一步订阅Arcade。

  Apple Arcade的用户数量很难突破200万,除非这项服务最终以订阅的模式推出。事实上,苹果经常使用订阅模式来鼓励用户购买其最新的硬件。

  Apple Arcade最大的亮点或许是“升级到最新版iPhone,免费使用6个月。”

  Google Stadia鸿篇巨制,前景广阔

  从各个方面来看,Google Stadia都与Apple Arcade截然不同。

  Google Stadia旨在说服游戏玩家注册订阅服务,从而省去在主机上花费数百美元或单次游戏50美元的费用。

  在此基础上,其价值主张也比Apple Arcade更清晰。Apple Arcade并不是一种替代服务,而是一种内容捆绑服务。苹果认为,游戏玩家应该更关注这种服务。

  然而现在人们并不清楚,Stadia是否会作为现有游戏的渠道,或者它是否真的是一项服务。这种服务无关乎游戏本身,而是一种全新的游戏风格。

  唯一的提示似乎就是它的名字。Stadia的意思是表演和观看。

  毋庸置疑,从技术上来讲,Stadia可以支持任何格式的游戏播放,如《堡垒之夜》(Fortnite)、《PUBG》、FIFA游戏、大逃杀射击《Apex Legends》等等。

  但即使撇开商业和法律问题不谈,Stadia的制作更为高远宏大,它更像是为下一波游戏而设计。它将是高度非线性的,参与度广泛、持久而又短暂的,既可同步,又可不同步的一个平台。它是介于当前的合作模式、大逃杀游戏和经典的网络游戏模式之间的一种游戏风格。

  因此要想Stadia的潜力得以实现,这可能还需要10年的时间。而十年里,游戏行业将会彻底颠覆人们的想象,游戏将可以在任何屏幕上播放。

  或许新闻报道有些夸张,但至少对业界部分专家来说,虽然Apple Arcade与Google Stadia有共同的商业模式,但他们之间也是迥然不同。

  有些人总想回到过去,重塑手机游戏的黄金时代,而这一时代从未真正为小众用户所存在。而另一些人则与游戏无关,而是对游戏的发展方向充满期待:把硬件和游戏剥离出来,留给他们一个简单的网络社区。

  究竟为哪个方向而努力,还需要行业在未来做出判断。

  来源:白鲸出海